斯诺克世锦赛为何冷门多:低排名选手提前进状态

  克鲁斯堡,是所有斯诺克球手心中的圣殿。英语中,它还有另外一层意思――残酷的考验。

  克鲁斯堡有一道魔咒。自从1977年世锦赛落户此地以来,还没有一位选手在首次夺冠后能在下个赛季卫冕成功。7冠王亨得利与6冠王戴维斯,都未能幸免。

  魔咒仍在继续,考验络绎不绝。这一季,资格赛选手大行其道。首轮战罢,16位种子选手已有8人出局,追平了1992年8人出局的最冷纪录。1982年世界锦标赛正赛名额肯定
为32人,从那时起赛事的赛制便已基本上得到了肯定
。为了防止冷门的大量产生,世锦赛在首轮就运用了罕见的19局10胜长盘制度,最终的决赛更是夸张地运用连打两天的35局18胜制。

  残酷的考验,在于“小人物”高频率对抗后的沉积。一年到头12站PTC,外加最初的PTC总决赛,给了前十六强以外
的选手更多的竞赛机遇。世界斯诺克的掌门人赫恩是个改革派,他的设想是:创造更多的赛事让球员们可以

呐喊凭仗斯诺克这份职业富起来。在斯诺克最风靡的那些年,一个赛季也惟独五站排名赛。眼下让球员们可以

呐喊挣钱的竞赛多了起来。“8站排名赛,还有那么多PTC,打球的机遇,或者说和高手们打球的机遇也多了起来。”战胜了五号种子墨菲跻身十六强的琼斯由感而发,“在球房里练球是一回事,通过正式的竞赛来捶打自己的形态又是另外一回事。我感到精神面貌焕然一新。”就在世锦赛之前,还进行了如火如荼的PTC总决赛。可以说相当一部分排名十六以外
的选手,已提前进入了竞赛形态。

  就像是田忌赛马,一个在形态的二等马,遇上了手感未加预热的一等马,竞赛的结果便有了变数。从这个意思上说,自从上任以来便遭到骂声不断的赫恩,因而变革,在本届世锦赛上已赢得了冠军。

  本报记者 华心怡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eguroen.com